播放次数 205 次播放

百胜中国港交所上市:董事长卷入贱卖股权风波,募资之路并不平坦

华楠

华楠

· 9月11日

财报平平,紧邻农夫山泉上市,董事长陷贱卖股权风波……致使百胜此次募资艰难。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继餐饮巨头农夫山泉之后,肯德基母公司、坐拥万家门店的百胜中国今日在港交所上市。

9月10日,百胜中国开盘报410港元,较发行价(412港元/股)跌了0.49%,上市首日破发。此后,百胜中国股价进一步下降,跌幅一度达5.1%,截至中午 12 时,股价报 392.4 港元,跌 4.76%,市值1645 亿港元。

百胜中国可谓国内最有知名度的餐饮集团之一,旗下的品牌矩阵除了营收规模达七成的肯德基和超过二成的必胜客外,还包括塔可贝尔、东方既白、小肥羊、COFFii & JOY、Lavazza和今年4月收购的黄记煌。

此次赴港上市,也意味着百胜中国同时在香港和美国二地上市,这是中概股纷纷尝试赴港二次上市浪潮中的首例餐饮股。

入华三十余年,从高光时刻到瓶颈时期

1987年11月,肯德基在中国的第一家餐厅于北京前门开业。彼时,这家让国人勾起好奇心的炸鸡店在开业第一日就排起了长龙,也掀起了赴京游玩的旅客与山德士上校合影的热潮。

作为首家进入中国的现代化西式快餐品牌,肯德基的火爆有其里程碑式的意义。开业3个月,肯德基平均日销售额达4万多元人民币,日卖炸鸡1300只,为全世界7700家肯德基连锁店之首。

此后,肯德基启动了开疆拓土之路:1992年10家,1996年100家,2004年1000家......从首都到一线、二线城市,它在国内的扩张很快呈燎原之势。

肯德基的起点,也开启了百胜集团在国内长达三十余年的拓展版图的征程。

从早期的自有品牌输入——肯德基和必胜客连锁店的规模性增长,到后来一系列的本土化措施,让其开发/收购了东方既白、小肥羊和黄记煌等子品牌。历经30余年的发展,百胜集团旗下目前已坐拥8大品牌和超过万家的门店。

而百胜的高光时刻,在其开启本土化之路后开始出现瓶颈。

16年前,在利益驱使之下,百胜集团在上海开出了第一家中式快餐店“东方既白”。然而,由于定位模糊、菜品不够丰富等原因,东方既白的发展每况愈下。东方既白自首店开业以来的7年内,仅发展了30家加盟店,并至2015年底,门店数量更是已腰斩,在财报中都少有提及。

此后,发现自建之路难走的百胜中国,又开始了收购之路。

2009年,百胜集团斥资巨资46亿港元完成了对“中华火锅第一股”小肥羊的收购,持股量达93.2%;却发现小肥羊存在地域管理水土不服的问题,墙内开花墙外香,如今在国内的开店数量已减了三分之一以上。

也正因为如此,截至目前,肯德基和必胜客依然是百胜中国的营收主力军。

接下来,2016年,独立分拆上市,是百胜中国发展以来的又一个重要拐点。

2016年11月,百胜中国正式从肯德基、必胜客和塔可钟等知名餐饮品牌的母公司百胜餐饮集团分拆出来,以独立公司的身份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上市交易,开创了资本市场上历史性的一幕。

当日,百胜中国以每股 24.51 美元在纽交所开盘,略高于 24.36 美元的发行价。如今,近4年过去,百胜中国股价已经翻了一倍多。9月8日,百胜中国美股收盘价报52.32美元,按照当前汇率,约等于405.50港元。

营收和利润状况不容乐观

坐拥万余家门店、市值超1600亿港元的百胜中国,此次赴港二次上市,自然引发了业内的不小关注。这家餐饮巨头数年内吸纳了包括蚂蚁金服、春华资本、高榕资本合伙人陈耀昌、前蔚来汽车CFO谢东萤在内的许多企业巨头和公司高管。

然而,本次在港股上市,与农夫山泉的火爆募资相比,百胜中国的募资情况却门可罗雀。这样一家绝对的行业龙头,为何难以得到投资者的认可?

据招股书,百胜集团近年的营收和利润状况不容乐观。

百胜中国2020年上半年营收为36.56亿美元,上年同期的营收为44.28亿美元,同比下降了17.43%;百胜中国2020年上半年净利润为1.94亿美元,上年同期净利润为4亿美元;同比下降51.5%。

如果说疫情对餐饮业的影响情有可原,那再往前追溯,百胜集团的财务成绩单也不亮眼
图片来源@凤凰网

图片来源@凤凰网

招股书显示,百胜中国2017年、2018年、2019年营收分别为77.69亿美元、84.15亿美元、87.76亿美元,逐年提升但增速放缓;这三年净利润分别为3.98亿美元、7.08亿美元、7.13亿美元;与营收相比,2018年至2019年的净利润增速更是可以忽略不计,可见单店盈利能力的下降。

在肯德基业务方面,肯德基下乡的瓶颈也在财报中体现了出来。尽管肯德基最近3年年末的门店数量分别为5488家、5910家、6534家,增长率分别为7.7%和10.6%,但肯德基的营收增速却突然放缓,由前一年的12.2%放缓至6.1%,减少了一半。这也意味着肯德基此前下沉市场的拓店,存在单店营收、盈利能力下降的情况。

换言之,疫情就像是一块遮羞布,为百胜中国的业绩放缓找到了一个合理的借口。

财报表现乏力之外,百胜集团此次上市艰难,还被认为是时机欠佳。据阿尔法工场研究院,作为今年的“冻资王”,农夫山泉认购火爆。据悉,多家券商在很早以前就已经宣布预留的孖展额度在首日均已被用完。

对于港股市场来说,农夫山泉的火爆可谓双刃剑:一方面,这一扫了疫情带给投资者的阴霾;另一方面,接近2000亿港元的冻结资金,让市场中的短期流动资金大幅减少。

董事长陷贱卖股权风波

此外,百胜中国上市募资受阻,或还与胡祖六陷贱卖蚂蚁股权风波有关。

胡祖六自2016年11月起担任百胜中国独立董事兼董事长,他现任春华资本集团主席,同时担任工商银行、蚂蚁集团、民生金融租赁等多家机构的董事会成员。

就在近期,胡祖六陷入了一场“贱卖”蚂蚁股权风波

这之前,《平安财富-秋实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成立,信托总募集20多亿元,胡祖六领导的春华资本为信托基金管理人。胡祖六旗下的春华(天津)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入股了蚂蚁金服,还持有蚂蚁集团约0.1%。

投资人投诉称,上述0.1%的股权被胡祖六以4.49亿元价格贱卖给了其亲兄妹胡祖五、胡元满,导致了自身投资收益大规模受损。当前,该案正在审理中。

不过,春华资本表示,春华从未从事、并坚决反对输送不当利益的关联交易、向投资者作出回报承诺等违法、违规行为。侵权贴的发布者及其所谓投资人所陈述的关键情节严重失实、毫无事实依据,且包含诋毁春华商誉和侮辱胡祖六名誉的恶劣内容,严重侵犯春华和胡祖六的合法权益。

胡祖六日前也在回复澎湃新闻时称:“那个胡先生我不认识,但我也很尊敬他,这之间有很大的误会,在一个适当的时间点我们会进行澄清,只能说现在时机还不够成熟,我们这边有很多事实性的东西还不能够讲,完全是有苦难言。”

胡祖六还表示,市场经济中各方不可避免地有纠纷,一方不满,就会寻求法庭去做一个判决,这是正常途径,等到静默期过去后,他还会将一些情况。

蚂蚁金服指出,香港法律顾问盛信律师事务所亦已书面确认胡祖六同时符合港交所规则所规定的独立董事任职资格。综上,胡祖六具备独立董事任职资格。

(钛媒体编辑陶淘综合自投资界、雷帝网、澎湃新闻、阿尔法工场研究院)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00:00
/
00:00
X1.0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